<span id='8zj12'></span>

<dl id='8zj12'></dl>

    <ins id='8zj12'></ins>

  1. <i id='8zj12'></i>
    <acronym id='8zj12'><em id='8zj12'></em><td id='8zj12'><div id='8zj12'></div></td></acronym><address id='8zj12'><big id='8zj12'><big id='8zj12'></big><legend id='8zj12'></legend></big></address>
    1. <fieldset id='8zj12'></fieldset>

    2. <tr id='8zj12'><strong id='8zj12'></strong><small id='8zj12'></small><button id='8zj12'></button><li id='8zj12'><noscript id='8zj12'><big id='8zj12'></big><dt id='8zj12'></dt></noscript></li></tr><ol id='8zj12'><table id='8zj12'><blockquote id='8zj12'><tbody id='8zj1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zj12'></u><kbd id='8zj12'><kbd id='8zj12'></kbd></kbd>

      1. <i id='8zj12'><div id='8zj12'><ins id='8zj12'></ins></div></i>

        <code id='8zj12'><strong id='8zj12'></strong></code>
        1. 陰婚

          • 时间:
          • 浏览:18

            陰婚,也叫冥婚,是為死去的人找配偶。當他無意間發現那張存放很久很久的紙條,他不禁怦然心動,按照紙上寫的方法一步一步的去實行,直到儀式完成…

            許勇拽著身旁的杜明劍,又開始議論起張濤。

            張濤最近有些不正常,外面明明是三十多度的大夏天,常人即使休息的時候也會汗流浹背。可張濤卻並不是這樣,起初許勇以為張濤隻是穿的多瞭一些,許勇認為張濤隻是不小心染上瞭風寒,所以才會這樣,並沒有多想,反而最近經常張濤病也沒有好,張濤有些行動不便,幾人也都是能幫盡量幫。

            可張濤病不但沒有好,反而穿得衣服更多瞭,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杜明劍多次勸他去醫院看看,可張濤堅決不去,說是從小就不喜歡打針吃藥。幾人勸告下都沒有用,後來也就沒有多說什麼瞭。

            在張濤的身上又發生瞭另一件怪事,就是平常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張濤,最近異常的大方。吃的飯菜也越來越好,平常就像一個土豪。

            今天大傢發現張濤自己下地瞭,雖然腳步有點飄,但看樣子也並沒有什麼大事瞭。說是為瞭感謝大傢多天的照顧,今天張濤請客,大傢可以隨便吃,幾人在校園外的路邊燒烤攤上,大口的喝著啤酒聊著天,好不熱鬧。

            許勇看著有些喝的有些發蒙的張濤,小心的試探問他,最近是不是有什麼發財的方法阿。如果有的話分享分享,哥幾個的錢包裡的錢也並不多阿。

            張濤有些沉默,思考瞭很久才說出為什麼最近發財和生病的原因,那些都是拜鬼所賜。

            杜明劍忍不住笑瞭笑,但看見張濤正在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杜明劍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隻見對面三人都認真的看著自己,張濤便慢慢的說出瞭緣由,其實發燒和最近發財瞭,這些都是鬼給的,張濤在回傢的時候幫傢人收拾倉庫的時候,有一張,似乎存放瞭很久很久的有些快要折斷的紙,上面寫著,如何和鬼結婚……

            紙上說,如果和鬼結婚,就可以得到很多的財富,也可以做很多喜歡的事,但有一件事就是結婚以後,身體會虛弱一段時間,等好的時候就會沒事瞭。和鬼結婚可以趨利避害,那個鬼可以幫你得到一些好運。

            當不想結婚的時候寫一封休書,然後點燃瞭,就等於和判官通告過瞭,然後他們就會把鬼抓走,不會有任何糾纏。

            聽著張濤講的話,幾人有些感覺有些奇幻,不過聽起來確實很誘人,雖然三人心中都有些想要試試,但卻沒有人敢提出來,還有一絲恐懼。雖然剛才還有些悶熱,聽完張濤的話,幾人感覺不到像以往一樣的悶熱,反而是有些冷。似乎有人在他們背後吹冷風。

            安峰看著沉默著的幾人,不禁說出來瞭要自己要試一試因為自己學習很差,為瞭不掛科,安峰想要試一試,他也在小的時候期待,見見鬼,也想像小說裡的男主角一樣,來一段刻苦銘心的愛情,等到以後還可以和別人吹噓。

            凌晨十二點,在三人的陪伴下,當三人躲藏好以後。安峰走到瞭一個十字路口,把帶好的貢品擺好,然後又拿出三根煙,點燃然後插進土裡,開始念起張濤給的紙條上的字。

            起初沒有什麼效果,漸漸的躲在一邊的幾人看到,在安峰的旁邊刮起瞭風,而當事人也看到瞭,滿頭大汗的還在繼續念著,出門前,張濤說過無論如何都要念完,不然會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突然杜明劍看到有一個女鬼在安峰的背後出現。杜明劍拍瞭拍身邊的兩人,隻見那個女鬼,穿著一身校服,瓜子臉上還戴著個大眼鏡,可卻絲毫擋不住女孩的美麗。身材也是極好的,三人邊看著邊議論著眼前的女鬼。

            女鬼慢慢的飄向安峰,在安峰的後面靜靜的站著,似乎在打量著安峰,而在此時,一陣風把安峰念的紙條吹走瞭,就在紙條吹走的瞬間,那個女鬼迅速的纏繞著安峰,張開血盆大口,像是要把他吃掉,而安峰也看到瞭張開嘴的女鬼,竟然昏瞭過去。三人看見女鬼竟然像一團煙霧一樣,竟然慢慢的消失。鉆進瞭安峰的體內。

            過瞭好一會,當張濤大聲的喊叫著兩人的名字,兩人這才從發呆中緩過神來,前去幫忙。看著倒在地上開始昏迷的安峰,兩人都問張濤有沒有事,而此時張濤心裡也有些發怵。他們兩人狀況很大不一樣啊。

            當看到安峰第二天醒來時,幾人懸著的心開始放瞭下來。當幾人問安峰怎樣樣時,安峰自己稱並沒有什麼事,隻是弟妹和你們開個玩笑,說完便開始感謝張濤,千言萬語都說不出來的感謝。

            最近這幾天安峰也開始逆襲瞭,學習越來越好,而回寢的時候也是一臉甜蜜的樣子,看著安峰和寢友打鬧的樣子,張濤心裡卻感覺有些不對勁,卻又不知道如何說起,而自己的鬼媳婦也說有些不對勁,這幾天也一直在打聽,可卻並沒有見到過安峰身上的那個女鬼。每次當張濤問的時候,安峰都稱弟妹太害羞瞭,不敢出來。

            張濤也沒有什麼辦法。而寢室裡的杜明劍和許勇開始有些忍不住瞭,他們也想試試陰婚,可張濤卻一再的拖延。兩人也不好說什麼,而安峰又不會,兩人便有事沒事都獻殷勤,搞得張濤很煩。

            正在回寢的路上,就在張濤楞神的時候,一個花盆迅速的砸瞭下來,如果不是自己的陰婚伴侶救瞭自己,估計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瞭。

            可是這樣的災難並不一次降臨,一次兩次,可能是偶然,可很多次都差點要瞭張濤的命,使張濤負傷累累。

            正在自習的張濤電話突然響瞭,是安峰的短信裡面說是有很重要的事,讓他馬上回去,在回寢的路上張濤感覺頭一陣劇烈的疼痛,然後就是眼前一黑。

            當張濤再一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綁紮在學校倉庫裡,而前面站著的居然是安峰,還不等張濤提問,從安峰的嘴裡說出來的,居然是一個女生的聲音。

            原來安峰那天晚上的陰婚失敗瞭,結果卻使安峰賠瞭性命。現在安峰的身體是被前一段時間那個女鬼所霸占,而安峰的身體已經用不下去瞭,而她的目標正是張濤,也怕張濤發現自己。便先下手為強。

            張濤看見,那個女鬼從安峰身體裡飄瞭出來,正當女鬼張開血盆大口向張濤撲去。

            正在此時,一個另一個鬼影撞下那個女鬼,兩個鬼開始搏鬥起來。一本書重重的落在瞭張濤的頭上,張濤再一次昏瞭過去。

            這次醒來,張濤發覺自己似乎枕在一個女孩的腿上,睡得很舒服,張濤看著這個女孩長得精致的臉龐,不禁楞瞭神。可她的身體卻開始透明起來。

            一個很柔的聲音傳入張濤的耳中,原來這個人是張濤的陰婚伴侶,為瞭救自己她已經用盡瞭力氣,至於那個女鬼已經徹底消失瞭。

            張濤看著眼前的伴侶消失,心裡感覺特別的痛,原來他已經愛上瞭這個,自從結婚直到現在張濤才看見的伴侶,他已經習慣瞭她在他耳邊的嘮叨。而以後,或許就再也聽不到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