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2fy4g'><strong id='2fy4g'></strong><small id='2fy4g'></small><button id='2fy4g'></button><li id='2fy4g'><noscript id='2fy4g'><big id='2fy4g'></big><dt id='2fy4g'></dt></noscript></li></tr><ol id='2fy4g'><table id='2fy4g'><blockquote id='2fy4g'><tbody id='2fy4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fy4g'></u><kbd id='2fy4g'><kbd id='2fy4g'></kbd></kbd>
  2. <dl id='2fy4g'></dl>

    <i id='2fy4g'><div id='2fy4g'><ins id='2fy4g'></ins></div></i>
    <acronym id='2fy4g'><em id='2fy4g'></em><td id='2fy4g'><div id='2fy4g'></div></td></acronym><address id='2fy4g'><big id='2fy4g'><big id='2fy4g'></big><legend id='2fy4g'></legend></big></address><ins id='2fy4g'></ins>

        <fieldset id='2fy4g'></fieldset>
          <i id='2fy4g'></i>

          <code id='2fy4g'><strong id='2fy4g'></strong></code>
          <span id='2fy4g'></span>
        1. 流光飛舞

          • 时间:
          • 浏览:5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色空空,空空色色。
              佛說:相由心生。我說:惡由心生,魔與罪亦由心生。
              ——題記
              1.半冷半暖秋天
              古南長相英俊,可人品實在不堪。大概這就是所謂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吧。但他所犯的那些過錯,卻又是所有男人會犯,甚至是想犯的過錯。
              有人說過,男人沒一個老實的,隻是看他有沒有本事不老實。古南長得帥,又有錢,所以有本事不老實。
              他喜歡女人,喜歡很多很多漂亮的女人。和他有關系的女人太多瞭,娛樂圈、文藝圈,或者是學生,隻要漂亮,他都喜歡。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包宏偉是他的朋友,也算是一個富二代,所以性格和他差不多。也喜歡女人。
              隻是沒有他帥,也沒有他有錢,更沒有他會逗女人開心。所以和他曖昧的女人,比古南的少的多瞭。
              古南一直認為自己不會結婚的,因為他沒有找到喜歡的女人。大多數的女人都顯得平凡,有時候在一起久瞭,就要他厭惡。
              包宏偉也這麼認為,認為大多數的女人,都沒有一種可以把他綁起來的本事。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前提是那個女人要可以綁著那個男人進入墳墓。
              有人笑傳:“你們兩個不會是同性戀吧?”
              兩人隻是笑笑,從來不理會對方的說話。
              一日,古南又勾搭上瞭一個女學生,是大學生,來自農村的,人漂亮,看起來也清純。但是古南不這麼認為,他想:“要不是老子有錢,你看都不會看我。”
              完事後那女大學生帶著嬌羞的看著他:“我…就跟瞭你這麼一個男人,你要對我負責。”
              古南笑笑,他的笑很迷人,可以迷死很多女人。他說:“現在坐公交,你旁邊的那個帥哥,以前可能是女人。你前面的那個美女,以前也可能是男人。”
              他的話不算很直接,但是聰明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你…你…”
              古南丟瞭一踏錢放在床上,看瞭看那個女大學生,努瞭努嘴巴,示意是給她的。
              女大學生不要錢,想要尊嚴:“你當我是什麼?以為我是出賣肉體的女人嗎?我才不是呢?”
              這種俗套的情節好像在很多小說裡面都有過,所以古南也沒有太在意,隻是笑瞭笑,說道:“我當你是我的女朋友啊。作為男人,拋棄自己女友的時候,不是應該給一筆分手費嗎?”
              “你敢走我就從這裡跳下去!”女大學生三貞九烈,盯著古南狠狠的說道。古南笑瞭笑,“你以為是小說嗎?”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瞭。
              古南剛剛走出酒店的大門,就聽到有人在喊:“死人瞭,死人瞭!”回頭一看,不遠處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看衣服,應該就是剛才的那個女大學生。
              古南和她對視瞭一眼,她的眼睛隻有一個瞭,腦袋碎瞭半邊,卻仍舊用那隻剩下一個的眼睛死死地看著這個世界,仿佛有著太多的眷戀和不舍。
              古南嘆瞭口氣:“蠢貨。”
              他沒有同情這個女孩,因為他覺得為瞭這種事情自殺的人是不值得同情的。繼續向前,不小心踩到瞭什麼,往腳下看去,是一顆眼珠。是女孩的,已經踩扁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