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nggx'><em id='nggx'></em><td id='nggx'><div id='nggx'></div></td></acronym><address id='nggx'><big id='nggx'><big id='nggx'></big><legend id='nggx'></legend></big></address>

  • <tr id='nggx'><strong id='nggx'></strong><small id='nggx'></small><button id='nggx'></button><li id='nggx'><noscript id='nggx'><big id='nggx'></big><dt id='nggx'></dt></noscript></li></tr><ol id='nggx'><table id='nggx'><blockquote id='nggx'><tbody id='nggx'></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nggx'></u><kbd id='nggx'><kbd id='nggx'></kbd></kbd>

      <code id='nggx'><strong id='nggx'></strong></code>

        1. <span id='nggx'></span>
          <i id='nggx'></i>
          <fieldset id='nggx'></fieldset>

          1. <dl id='nggx'></dl>
            <ins id='nggx'></ins>
            <i id='nggx'><div id='nggx'><ins id='nggx'></ins></div></i>

            出租車司機夜路遇鬼

            • 时间:
            • 浏览:7

              鄉下的路很難走,特別是有墳圈子的路,總讓人心驚膽戰。作為一名出租車司機去這些地方的機會自然很多,我則堅守一個規則,傍晚不出車去鄉下,給多少錢都不去。

              讓我堅守這一規則的原因,是曾經發生在黑夜的詭一件事,那天晚上大約十點多瞭,在我正打算收車時,一個臉色蒼白的漢子攔住瞭我的車,說要去鄉下,我擺瞭擺手意思不去。他急瞭,抓住我的車門哀求道:“大哥,我有急事,你送我去吧!”

              我的同情心還沒有泛濫到戰勝恐懼的地步,所以我搖搖頭,用手去關車門。

              “大哥!求你瞭,我給你三倍的車錢。”說著他拿出瞭兩張百元大鈔,這倆傢夥在我面前相當的晃眼,我這辛辛苦苦一天也未必賺得它一張。

              我的心動瞭,他在我愣神的時候鉆上瞭車,錢放在瞭我的面前,我被晃得有些恍惚,心開始動搖,不就是去一趟鄉下嗎?男子漢怕啥的,快去快回,還能趕上看午夜球賽。

              打定瞭主意我點點頭,明顯看見他松瞭一口氣。

              我是個嘴上不得閑的人,車開啟後我有一搭無一搭地找話和他嘮,他回答的時候很少,多數是嗯嗯地點頭。

              當我問他去鄉下幹嘛去的時候,他抬起頭看瞭我一眼,回答說:“看父親。”

              “哦!真是個孝子。”說這話我不由得深深自責,和父母同一城市,我竟然很少去看他們真是不孝。

              “慚愧,我和父親好幾年沒見瞭!”他說著底下瞭頭,眼圈紅瞭。七尺高的漢子這樣的神情,讓人多人有些動容。

              我忍不住加大瞭油門,車如劍一般沖瞭出去,很快出瞭城,開到瞭郊外,我立刻減慢瞭車速,這地方路窄,路況也不好,開快瞭容易出事。

              又行駛瞭二裡多地,到瞭土路,這地方更不好走,黑燈瞎火我必須小心,車速更慢瞭,路兩邊是苞米地,風一吹,苞米葉子就嘩嘩的響,像無數隻招魂的手,讓人心驚肉跳。

              突然砰地一聲,我好像撞瞭什麼東西,意識到這一點,我一腳踩在剎車上,手心、額頭開都冒出瞭汗來,我跳下車,趴在車底下仔細的看,車下什麼都沒有,倒是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怎麼瞭師傅?”男人趴在車窗上問我。

              “沒事……”說著我上瞭車,可是真奇怪怎麼打火也打不著瞭,這車好像中邪瞭一樣,越著急,它越掉鏈子。

              “師傅!車壞瞭嗎?”男人皺著眉頭問。

              “不知道……”我不耐煩地回答,用力擰瞭一下油門,乖乖……車打著火瞭,我開心的不行,快速開啟瞭車子,這一次車速明顯加快。

              眼看著要到村子的地方,我知道有一個墳圈子,這裡才是最荒涼最怕人的地方,每次走這裡我的心都緊緊的提著,好像要跳嗓子眼一樣。

              突然路邊出現瞭一小女孩,她站在路邊沖著我擺手,我一腳踩在剎車上,伸出頭問:“幹什麼?”

              “叔叔我想搭車,我傢就住在前面的村子裡。”小女孩可憐巴巴地說著。

              “不能稍。”我身邊的男子小聲對我說:“快走。”

              我看瞭看男人,又看瞭看路邊的小孩,心有不忍:“要不稍上吧,不過是個小女孩。”

              男人的臉變得更加蒼白,他盯著我的眼睛問:“你確定要稍上她?”

              我被他這麼一激,心裡很不高興也不看他,伸出頭對小孩說:“上車吧!我送你去。”

              小女孩上瞭車,坐在後面,我從倒車鏡裡看瞭她一眼,渾身很臟,好像跌倒過一樣。忍不住好奇地問:“你摔倒瞭嗎?這麼晚瞭為什麼還不回傢?”

              小女孩突然抬起頭,我看清瞭她的臉,她的臉青一塊紫一塊,嘴角帶著紫色的血痕。

              “你……你這是怎麼瞭?”我驚叫道。

              “叔叔我想回傢。”她沒有回答我,隻是帶著哭音一遍遍對我說,她要回傢,我被小女孩的哭聲弄得心亂如麻,不由得加快瞭油門。

              這期間我看瞭一眼坐在我身邊的男子,他怎麼那麼熱,渾身是汗,可身子卻在瑟瑟發抖,他在怕什麼?

              “你怎麼瞭?”我伸手遞給他一張面巾紙。

              “求你把她放下吧?”

              在我給他面巾紙的時候,他突然低聲對我說。

              “為什麼?”我納悶地看著他,這人怎麼那麼沒愛心。大半夜的一個小女孩多不安全,讓我把她放哪呀?

              “求你瞭。”他又小聲哀求,我神色越來越慌張。

              我都不為所動,一個大男人連這點愛心都沒有還算是人嗎?

              在村子口我停瞭下來,男人快速跳下瞭車,飛一般地跑瞭。我再一回頭,看見坐在後座的小女孩竟然不見瞭,真奇怪,沒看見這小傢夥什麼時候下的車呀!在看瞭一眼四四周,冷清清哪裡還有一個鬼影,我打瞭一個冷顫,不敢多想,啟動上車,趕緊開回瞭傢,一路有驚無險安全到傢。

              這事一轉眼就被我忘記瞭,可是我在手機上卻看見瞭這麼一條新聞,強奸幼女致死的犯人逃出瞭監獄,在傢門口誶死,死因不明,雙眼爆睜疑似嚇死的。

              同時附有這人的照片,還有被他殘害孩子的照片。當我看見照片時,我頓時脊背生寒,寒毛直豎,這不是我送的哪位孝子嗎?那個被害孩子,不正是我半路上捎帶的小孩嗎?

              這一驚我差點扔瞭手機,心砰砰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