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ny58'></dl>
  • <tr id='3ny58'><strong id='3ny58'></strong><small id='3ny58'></small><button id='3ny58'></button><li id='3ny58'><noscript id='3ny58'><big id='3ny58'></big><dt id='3ny58'></dt></noscript></li></tr><ol id='3ny58'><table id='3ny58'><blockquote id='3ny58'><tbody id='3ny5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ny58'></u><kbd id='3ny58'><kbd id='3ny58'></kbd></kbd>
    <i id='3ny58'><div id='3ny58'><ins id='3ny58'></ins></div></i>
          1. <acronym id='3ny58'><em id='3ny58'></em><td id='3ny58'><div id='3ny58'></div></td></acronym><address id='3ny58'><big id='3ny58'><big id='3ny58'></big><legend id='3ny58'></legend></big></address>

          2. <i id='3ny58'></i>

            <code id='3ny58'><strong id='3ny58'></strong></code>

            <fieldset id='3ny58'></fieldset>
            <span id='3ny58'></span><ins id='3ny58'></ins>
          3. 誰拿瞭那筆錢

            • 时间:
            • 浏览:25

            張建最近特別的煩惱,公司就要查賬瞭,但是他手下有一筆巨大的虧空補不上。前段時間,因為股市的行情很好,他就挪用瞭公款用來炒股。

            他以為自己會大賺一筆,然後將挪用的公款放回去。但是後來,自己進去的時候,股市已經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滿倉炒作,已經沒有回旋的餘地,怪隻是怪自己太過貪心瞭,想賺的盆滿缽滿的,但是沒有想到,最後卻鬧得這種下場。

            他很擔心,這麼大的一筆錢,自己不管怎麼樣都沒有辦法補上的。隻要是查賬,立馬就會被人發現,到時候,自己恐怕就必須要去坐牢瞭。

            張建看著心愛的妻子,她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自已以前也是花費瞭很多時間和精力,才抱得美人歸。妻子答應做自己女朋友的時候,他還高興瞭好幾天。

            妻子還有一個弟弟,他也在自己的部門工作。以前就是這個原因,他才有機會認識現在的妻子。他不能離開自己的妻子,不能讓她一個人生活,張建會不放心的。要想把自己的責任撇幹凈,隻能犧牲這個小舅子瞭。

            為瞭每天都能和自己的嬌妻在一起,他一狠心,依靠自己在這方面的專業,將賬目都做到瞭妻弟的身上。妻弟一向是很相信自己的,他一定不會發現,等到時候開始查賬瞭,妻弟是沒辦法再做解釋瞭。雖然覺得非常對不起妻弟,但是人都是自私的,為瞭自己,他不得不這樣做。

            沒過多久,公司就找人來查賬瞭。張建雖然早有準備,但是,心裡還是心虛,生怕自己做的手腳被人發現。他每天都提心吊膽的,每次看見查賬的人,他就覺得一陣的心悸,但是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終於,查賬結束瞭,按照張建的想法,他沒有被人懷疑,但是妻弟卻被抓瞭起來。查到漏洞的時候,妻弟一臉的驚愕,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賬目上竟然還有這麼大的漏洞,自己前段時間明明已經處理好瞭所有的賬目,但是為什麼還有這麼大的虧空呢。這筆錢,他根本就沒有挪用,但是這筆錢到底去瞭哪裡呢?

            妻弟很冤枉,他被帶走的那天,大聲的叫著冤枉。張建當然知道妻弟是冤枉的,但是他什麼都做不瞭。他隻能這樣看著妻弟被冤枉入獄。

            這天,張建在外面喝瞭很多酒,他喝得醉醺醺的,腦袋裡面全是妻弟的樣子,他心裡還是很後悔的,都是自己的錯,才讓妻弟幫自己承擔瞭後果。那筆錢還在股市裡面,也許有一天,還能為自己賺一筆錢。等到自己賺錢瞭,就請最好的律師將妻弟救出來。

            他回到傢裡,看見妻子正在哭泣。張建知道妻子正在為弟弟的事情傷心。妻子看見張建回來瞭,哭的梨花帶雨,她哭著說:我弟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他告訴我他是被冤枉的,我相信我弟弟,他從小就老實本分,他絕度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要想辦法幫幫我弟弟才行。

            張建的心都要融化瞭,他當然知道妻弟是被冤枉的,因為冤枉他的人正是自己。張建抱著自己的妻子,她現在非常的傷心,渾身因為激動而顫抖。張建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妻子,畢竟自己的心裡也有愧。

            他說:我相信你,放心吧,我一定想盡一切辦法,救弟弟出來的、我也知道他一定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但是一切都要從長計議,我得瞭解瞭事情的來龍去脈,才能夠找到救弟弟的方法。

            妻子哀傷地說:你一定要幫助我的弟弟,我隻有這麼一個弟弟,你一定要救救他。

            張建點點頭:你放心,我一定會的。

            妻子這才放下心來。

            妻弟已經被抓進去一段時間,這一段時間,弄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的,大傢都精神緊張,都害怕這件事情牽連到自己。張建特別的擔憂,一來是因為自己是妻弟的上級,又是親戚,很害怕,他們會查到自己的頭上,將自己的事情全部查出來。二來因為自己是真的做瞭對不起妻弟的事情,他害怕東窗事發。

            一段時間的檢查以後,罪名還是落實到瞭妻弟的身上,張建松瞭一口氣,他總算是安全瞭。看著妻子傷心的樣子,他的心也很痛,他在心裡默默的想,這次以後,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做人,以後賺瞭錢,他一定會好好的報答妻弟的。

            最後,妻弟還是被關進瞭監獄。張建和妻子去看過妻弟。短短的一段時間,妻弟就已經完全變瞭樣子,他變得憔悴不堪,他痛苦的說:姐姐,你要幫我,我真的是無辜的,我什麼都沒有做過。

            妻子很相信自己弟弟的,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對彼此都非常的熟悉,弟弟是一個正義感很強的人,他一定不會做違法的事情。妻弟用一種非常復雜的眼神看著張建,張建有些心虛,但是他沒有避開妻弟的眼光。他鼓起勇氣和妻弟對視,他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不能讓妻弟看見自己心虛的樣子,不能讓他發現,要不然,自己就沒有辦法和心愛的妻子在一起瞭。

            妻弟的眼神變得更加的復雜瞭,很多人都會懷疑到自己的身上吧,張建這樣想, 畢竟自己是他的上級,懷疑到自己的身上也是理所應當的。張建說:我還是相信你是無辜的,我會想盡一切辦法來幫助你的。

            妻弟木然的看著張建,他點點頭:你一定要幫助我。

            一年以後,妻弟因為抑鬱,在監獄裡面自殺瞭。張建心裡特別不是滋味,妻弟是被自己的欲望害死的,成為瞭自己的地罪羔羊。他心裡還是有一些良知的。他打算好好的安葬妻弟,減輕自己的罪惡感。

            一切都辦好以後,晚上,他感覺有些冷,他以為自己沒有蓋好被子,他向身後摸瞭摸,什麼都沒有,這是怎麼回事,自己躺在一個冰冷的東西上面。他驚訝的張開瞭眼睛,自己竟然躺在荒郊野外的地方。他覺得這個地方很熟悉,這裡不就是妻弟的墳墓嗎?

            張建大吃一驚,他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是不是自己的壓力太大瞭,所以產生瞭夢遊。他看見,在不遠處的地方有火光,像是有什麼人在燒紙錢。他驚恐的看到,那個燒紙錢的人,赫然就是自己的妻弟!

            他驚恐的後退一步,眼睛裡面全是驚恐,他顫抖的說:是我對不起你,我會把欠你的東西全部燒給你,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姐姐,下輩子我再償還,你放過我吧。

            妻弟,微微一下,嘴裡全是黑色的血塊,腦袋也歪向一邊,露出裂開的脖子。

            張建驚恐的大叫一聲,妻弟已經迅速的來到他的身邊,妻弟邪惡的一笑,抓住張健的頭發,把他的頭使勁的往下掰,隻聽見咔嚓一聲,張建的脖子就被擰斷瞭,他呆呆的看著妻弟,說不出一句話來。妻弟說:我本來就不該相信你,這件事隻有你能做到,現在,你也要墜入無盡的深淵瞭。

            在妻弟瘋狂的笑聲中,張建緩緩的閉上瞭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