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4714x'></i>

  • <tr id='4714x'><strong id='4714x'></strong><small id='4714x'></small><button id='4714x'></button><li id='4714x'><noscript id='4714x'><big id='4714x'></big><dt id='4714x'></dt></noscript></li></tr><ol id='4714x'><table id='4714x'><blockquote id='4714x'><tbody id='4714x'></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714x'></u><kbd id='4714x'><kbd id='4714x'></kbd></kbd>

    <dl id='4714x'></dl>

    <code id='4714x'><strong id='4714x'></strong></code>

      <acronym id='4714x'><em id='4714x'></em><td id='4714x'><div id='4714x'></div></td></acronym><address id='4714x'><big id='4714x'><big id='4714x'></big><legend id='4714x'></legend></big></address>

      <span id='4714x'></span>
      1. <fieldset id='4714x'></fieldset>

        <i id='4714x'><div id='4714x'><ins id='4714x'></ins></div></i>
        <ins id='4714x'></ins>

            百鬼夜行之玉藻前傳說

            • 时间:
            • 浏览:8

            第一章、挖心
                林飛是被陳愛玲連拖帶拉拽到日本的,說是去參加她的同學會,其實是這個女人一個人覺得寂寞,所以硬是把他拉到日本來的。
                陳愛玲是在日本的醫學院讀的大學,是醫科的高材生。卻不想最後竟然改行瞭,按照她的話來說是她有四個最想從事的職業——美國大片裡的軍人,香港警匪劇中的警察,日本偵探電視劇中的偵探,以及戰地記者。
                無奈四種職業她都不能從事,便改行做瞭小說傢,在自己的筆下神遊一番。
                她日本的同學特別好客,要求他們二人前去住下。那是一棟很大的別墅,屬於明川傢族。這個傢族在日本是很大的一個傢族,而且屬於世襲貴族。
                林飛一直未曾接觸過豪門,所以對豪門一直有著一種執拗的偏見。在他看來,豪門內都是骯臟的,都是明爭暗鬥不和諧的。
                但是這次他發覺自己以前的看法是錯誤的,這個傢族無論面子裡子都十分的有愛。他想是自己有偏見吧。
                第二天,明川柰子(明川傢的三小姐,陳愛玲的密友)說要帶他們兩人好好逛逛日本。在日本,其實東京是沒有什麼看頭的,相反那些鄉下倒是好玩的多。
                林飛其實是喜歡旅遊的,這是他第一次前來日本,雖說語言有些不通,但是鑒於他英語說得不錯,又有陳愛玲的陪同,便也同意瞭。
                這次他們的目的地是日本的九州,那裡的風景很好。頓時陳愛玲想到瞭一首日本的詩——山耶雲耶吳也越,水天仿佛清一色。
                而就在兩人沉思之際,一傢小旅館內突然爆發瞭一陣叫喊。
                林飛聽不懂日文卻也知道一定是發生瞭什麼不好的事情,他趕忙問陳愛玲是怎麼回事,卻隻見陳愛玲一臉的慘白。
                “怎麼瞭?”林飛問道。
                此時不止陳愛玲一人臉色不好,就連陪同的明川柰子的臉色也十分的不好。
                “到底怎麼回事?”林飛又問瞭一句。
                此刻陳愛玲才反應瞭過來:“有··有人被殺瞭!”
                頓時林飛提起瞭精神,雖然說這是在日本,可他仍舊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警察。
                兩人火速的感到出事的地方,隻見一個女人橫躺在地上,她的胸口一片血肉模糊,而她本應該放著心臟的地方,卻是一片空空如也。
                林飛仔細的看瞭看那具屍體,隻見她的尾椎骨的部分像是有什麼東西一樣。仔細一看,是被人縫瞭一個狐貍的尾巴。
                林飛習慣性的向前走去,卻被一名日本的警察攔住瞭,那人基裡哇啦的說瞭一大堆,隻是林飛一句話也沒有聽懂。
                之後明川柰子走上前去,不知說瞭句什麼,那人便立馬帶著一臉笑意的讓林飛過去瞭。
                林飛雖然沒有聽懂,但是也想得到那人是勢力的給明川傢面子,不禁心中升起一陣鄙夷之感。
                “死亡時間應該很久瞭。”陳愛玲也蹲瞭下來,她表情十分的嚴肅,看起來比小陳還要專業。
                林飛剛想說什麼,又突然想起瞭陳愛玲是醫學院畢業的,便也沒說什麼瞭。
                “兇手應該是活生生的把她心臟挖掉的。”陳愛玲仔細的檢查瞭屍體,“生前服用過麻醉藥物,看來兇手和她有很大的仇恨。”
                林飛點瞭點頭:“你還發現瞭什麼?”
                “暫時沒有瞭。”
                之後陳愛玲又向附近的居民打聽瞭一些關於這個女人的事情,她得到瞭一個結論——她是這傢主人新娶的老婆,之所以新娶並不是因為之前的老婆死瞭,而是因為這個女人才和自己的老婆離婚的。
                “原來是小三啊。”林飛的眼中雖然充滿瞭鄙夷,卻也覺得自己應該幫助日本警方破瞭這起命案。
                陳愛玲拿起瞭那隻狐貍的尾巴:“看來對方是在諷刺她為狐貍精啊。”
                林飛又不禁有點同情那個女人瞭,做瞭人傢的小三,卻以這種方式死去,真是諷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