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lqgy'></dl>

    <i id='nlqgy'><div id='nlqgy'><ins id='nlqgy'></ins></div></i>
    <ins id='nlqgy'></ins>

    <acronym id='nlqgy'><em id='nlqgy'></em><td id='nlqgy'><div id='nlqgy'></div></td></acronym><address id='nlqgy'><big id='nlqgy'><big id='nlqgy'></big><legend id='nlqgy'></legend></big></address>

      <span id='nlqgy'></span>

      <i id='nlqgy'></i>
    1. <tr id='nlqgy'><strong id='nlqgy'></strong><small id='nlqgy'></small><button id='nlqgy'></button><li id='nlqgy'><noscript id='nlqgy'><big id='nlqgy'></big><dt id='nlqgy'></dt></noscript></li></tr><ol id='nlqgy'><table id='nlqgy'><blockquote id='nlqgy'><tbody id='nlqg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nlqgy'></u><kbd id='nlqgy'><kbd id='nlqgy'></kbd></kbd>
          1. <fieldset id='nlqgy'></fieldset>

            <code id='nlqgy'><strong id='nlqgy'></strong></code>

            黑白照片

            • 时间:
            • 浏览:19

                我叫連清,被人關在瞭一個黑漆漆的房間裡,隻有一扇落地窗。在這裡,我不知道時間過去瞭多久,沒有日出跟星空,孤零零的。
                ……
                婉兒跟翔文在逛街。婉兒貌似對一切的吃食都很感興趣,她的手機不停地拍攝那些食品,一條不算長的美食街,愣是走瞭兩個小時。婉兒將美食街裡的每一傢店裡的特色美食都給拍瞭一遍。
                翔文剛開始跟婉兒交往的時候,這種拍攝興趣,讓翔文感覺這妹子還挺可愛的。更何況婉兒本就長得清新脫俗,小巧玲瓏。不像別的女生,長發飄飄齊劉海,腳上穿著紅高跟。看起來很怪異,既然是學生,又何必把自己打扮成女人的模樣。
                但久而久之,翔文就反感瞭。本來打算跟父母商量,決定跟婉兒結婚,但現在看來完全沒必要瞭。
                “本店不允許拍照!”美食店裡的工作人員態度強硬的對著婉兒說。
                “拍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婉兒拿著手機堅決的要拍。
                兩人在互相爭執,婉兒沒有顧及翔文的臉色已經陰沉下來。
                翔文臉色不好的走瞭出去。婉兒見此,對店裡的工作人員冷哼瞭一聲,“小氣,下次不來這裡吃東西。”隨後跟在翔文的後頭。
                “你怎麼不幫我說話?”
                翔文有些不耐煩,“你到底是來吃東西的還是來拍照的?你到別人店子裡來拍照,你又不吃點什麼,你臉皮咋這麼厚呢,別人憑什麼給你拍照。”看著此時依舊漂亮清純的婉兒,怎麼會有如此潑婦的一面。
                “不就拍瞭一下嗎,這有什麼啊,又費不瞭幾分鐘。”婉兒口齒伶俐的反駁翔文的話,她一肚子的火,剛跟店員吵,現在又來跟他吵。
                “我受不瞭你瞭,分手吧。”翔文不想跟她吵下去,街邊已經有一些路人站在那看笑話瞭。
                看著翔文走遠的背影,婉兒委屈的淚水流瞭下來,大吼道:“你不是說無論我怎樣任性,你都包容,永遠不會離開我嗎。男人說話都不算數。”
                而翔文聽到這些,沒有再回頭。如果她不改這個毛病,那就沒必要再交往下去。
                婉兒回到傢裡,從床底下拿出一張黑白照片,那照片上的男人溫柔的笑著,眉目清秀。婉兒溫柔的撫摸著,“還是你好,永遠不會離開我。人類的感情怎麼這麼虛偽呢?”
                ……
                連清透過落地窗,看到瞭外面的光線。那光線的懷抱中,是一張清新脫俗的臉龐,如夢如幻。
                “婉兒。”連清輕聲叫喚,可是外面的人聽不見。
                連清和婉兒是一對情侶。無論婉兒的優點,還是缺點,他都很愛很愛。但就因為連清太過美好,讓婉兒無時無刻不在擔心連清在未來的某一天會離開她。
                一天,婉兒發現連清跟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勾肩搭背的一起進入瞭商店買衣服。婉兒氣的咬牙切齒,一個人回傢後,在樓頂上等待。
                “婉兒,你要幹嘛?快下來。”連清一接到婉兒的電話,就急忙的趕瞭過去。
                “你愛不愛我?”婉兒站在欄桿上,迎立在風中,搖搖欲墜。那麼瘦弱的她,就像要乘風而去的仙女。
                連清堅定的說:“愛!”
                “你說謊,今天那個女人我已經看見瞭,你們倆摟摟抱抱的的進瞭服裝店,給她買衣服。”婉兒有些瘋狂,身子往後仰。
                “不,不要!”空氣中回蕩著他的嘶吼聲。
                連清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去拉婉兒的手…
                “砰!”沉悶的如同西瓜摔地的聲音立時響起。
                “啊~有人自殺啦!”樓下的人群瞬間混亂瞭起來,不一會兒,警車的嘀咕聲,救護車的嗚聲,在這嘈雜的人群中停下。
                人群自主的退開,對跳樓者圍成瞭一個不大不小的圈。
                婉兒混在人群的最前沿,用手機拍下瞭連清的屍體,連帶著靈魂,禁錮在瞭照片中。
                人群中沒有任何人看見婉兒也在跳樓者中。
                回到傢的婉兒,從傢裡唯一的掃把上,扯瞭根小棍子,口裡念瞭幾句咒語,棍子發光瞭,主動的在照片上來回跑動,等光亮消失後,照片中原本摔的破爛不堪,血腥極重的屍體照片,儼然成瞭平時連清的帥氣樣子,還溫柔的對婉兒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