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ciil0'></i>

<code id='ciil0'><strong id='ciil0'></strong></code>

  • <acronym id='ciil0'><em id='ciil0'></em><td id='ciil0'><div id='ciil0'></div></td></acronym><address id='ciil0'><big id='ciil0'><big id='ciil0'></big><legend id='ciil0'></legend></big></address>

          <dl id='ciil0'></dl>
            <span id='ciil0'></span><fieldset id='ciil0'></fieldset><ins id='ciil0'></ins>

          1. <tr id='ciil0'><strong id='ciil0'></strong><small id='ciil0'></small><button id='ciil0'></button><li id='ciil0'><noscript id='ciil0'><big id='ciil0'></big><dt id='ciil0'></dt></noscript></li></tr><ol id='ciil0'><table id='ciil0'><blockquote id='ciil0'><tbody id='ciil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iil0'></u><kbd id='ciil0'><kbd id='ciil0'></kbd></kbd>
          2. <i id='ciil0'><div id='ciil0'><ins id='ciil0'></ins></div></i>

          3. 現代聊齋之桃花劫

            • 时间:
            • 浏览:25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傢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馮小明無聊地坐在辦公室裡,信手在便箋上寫下這幾句唐詩,筆力遒勁灑脫,佈局規謹而不張揚,雖是普通的簽字筆所書,亦不失為有水準的硬筆書法作品,不免有幾分得意。

              馮小明畢業於國內某名牌美術學院的油畫專業,畢業後在廣州、深圳等地闖蕩瞭幾年,是一名技藝純青頗有藝術修養的墻繪畫師。

              前些年,考慮到經濟還算繁榮的老傢縣城還無此類行業,自已捷足先登必有一番作為。於是在縣城的開發區開瞭“天使之翼”藝術創意公司,旗下聘瞭幾名藝術學校的學生在趕工的時候作臨時幫手,如遇生意淡季,自己則身份多重,既接業務,又負責設計施工收款及售後服務。因為手藝過硬,價格靈活變通,後期服務也很到位,知名度便大起來,生意漸次興旺。

              此時正值清明時節,也是各類傢居傢裝行業的生意淡季,小明在辦公室裡無趣地寫寫畫畫著,一是打發時光,二呢也有些期待客戶光顧,盡管現在正是生意淡季。

              外面淅淅瀝瀝地下著雨,墨黑厚重的雲海在天空翻湧,天色暗淡灰沉。馮曉明明天打算回鄉下,隨親戚們到祖宗的墓地去祭掃掛青。

              不知不覺,已近傍晚時分,估計不會有人來瞭,便收拾瞭簡單的行囊,準備關門。這時,隨著一陣微細的剎車聲,一輛潔白漂亮的寶馬轎車停在店門口,一位穿著一襲素白套裙的年輕靚麗的女人走下車來。

              女人個子高挑修長,身斷阿娜嫵媚,戴著一付瑯瑭邊框的墨鏡,高挺精致的鼻頭下是猩紅晶亮性感十足的兩片厚嘴唇兒。

              女孩對著小明莞爾一笑,露出一口潔白如玉的皓牙。

              “老板,你好呀,我想要你幫我一個忙,給我傢裡繪制一面電視背景墻。”

              漂亮的女人坐下來輕聲軟氣地說,那聲音嗲嗲的,甜甜的,讓小明聽得腳麻筋酥,幾乎有些醉瞭。

              “靚妹,何必這麼客氣呢,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光顧我的生意,是我前世修來的福分,我應該感謝你才對啊。”馮小明忙不迭地給女孩倒瞭一杯礦泉水畢恭畢敬地擺在她面前,心裡早樂開瞭花,原本心理狀況慵懶的他一下子充滿瞭精氣神,滿臉容光煥發。

              “是這樣的,老板,明天我父母和弟弟要來看我,本來,我傢裝修也搞好瞭,傢具也買齊備瞭,傢居的整天風格我是很滿意的,可看過來,看過去,對電視背景感覺有些俗氣,不上檔次,請人將原來墻上的樹脂馬賽克拆除,又刷上瞭白色塗料……因為久聞老板大名,畫畫一流。想請老板在電視背景上給我畫一幅水墨荷花圖。”女孩依舊輕言細語和顏悅色的說明瞭自己的要求,那雙漂亮的黑眸撲閃撲閃的,撩撥得小明心裡癢癢的,像懷抱著一團柔軟的棉絮。

              “美女,沒問題!明天我給你畫就是。”馮小明興奮地回答。

              “不過,老板要麻煩你今天晚上連夜趕工幫我畫出來才好。”

              這倒讓小明有些為難:“美女,怎麼這麼急,晚上我要回鄉下老傢,沒有空啊!”

              “老板,幫幫忙吧,辛苦你瞭,工錢我不會虧你的,隨便你開價。”女人有點著急瞭,一隻藕白嬌嫩的長手伸過來壓在小明厚實的手背上,馮小明的手下意識縮瞭一下,不過沒有抽出來,他感覺那手軟軟綿綿的,象小時候媽媽搓揉得糯糯的面團,不禁,從腳底驀地湧上一股電流,擊得頭腦一陣眩暈,雖然那隻精致的小手有點涼涼的。女人有點曖昧的舉動讓素來憐香惜玉的小明滿口應承下來。

              當即,馮小明風風火火的帶上繪畫工具和材料上瞭女子的寶馬,那車駛向縣城郊區的高速路,便風馳電掣而去。

              一路上,白衣女子隻顧專註開車,沒有和小明言語互動,披肩長發在車內的微風吹送下柔柔舞動,不時輕拂在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小明的臉頰上,加之,女子身上散發出的茉莉花香的熏陶,讓春心萌動的馮小明心醉神馳,頭昏腦沉,不知不覺中竟入夢神遊瞭。

              待他醒來時,白色寶馬已駛達目的地瞭,車子在一處精美鐵質柵欄圍圈的花園別墅的大門口停瞭下來。

              這是建築在縣城郊區一偏僻的大山山麓的一棟豪華氣派的別墅,整棟別墅周遭依山傍水,綠樹掩映,花蔭如海。鐵藝柵欄圍成的院裡,更是奇花異卉,假山流泉,花壇魚池,靠椅石桌,碑刻雕塑,應有盡有,目不暇接。然多而不亂,繁而不雜,佈局井然有序,章法有度。真可謂世外桃源,人間仙境也。

              馮小明遊歷其中,不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讓他不禁在心裡連連贊嘆,實在想不到,在這偏遠的小小縣城城外竟然深藏不露著如此氣派雅致的豪華宅邸,今天可算是開瞭眼瞭!

              登堂入室,屋內裝潢得更是奢華而不失雅韻,端莊而不乏時尚大方。一樓是足以三四十號人聚會的宴賓廳,二三樓則是帶有超大衛生間超大會客廳的大主臥。墻上全裝湞著白底灰色碎花的佈墻藝,墻上掛瞭幾幅名傢的油畫和國畫書法作品,以此彰顯女主人的品味和藝術素養,傢具,燈飾,窗簾以及歐式風格的室內裝修全稱得上上檔次,有品質,高規格……所有呈現在小明面前的富貴豪華之景象讓天南海北闖蕩見過大世面的馮小明也感覺自己像劉姥姥進瞭大觀園,稀奇不已,贊嘆不已。真正的豪門宅地,富貴之所。

              女主人帶著小明來到二樓的會客廳,指著一面電視櫃後潔白的墻壁說,“畫傢,你就依你的才氣自由發揮,給我畫一幅十裡荷香水墨圖,具體內容風格我不給你預設方案全由你作主,隻要主調典雅清麗不俗即可。你先忙著,待會兒給你準備宵夜。”說完,便翩然而去,那一襲裊娜白裙消逝於玄關拐角處。

              馮小明本是個墻繪好手,畫技純熟,經驗豐富,素養良好,一幅水墨荷花於他而言實在是小兒科。

              但見他他手腳麻利地拿出繪畫的瓶瓶罐罐,一字兒排開,三下五去二調配出所需之顏色,爾後,右手提毫,左手托腮,面壁思忖片刻,便覺成竹在胸。不勾畫草稿就直接在白墻上揮筆開始繪制起來。他時而酣暢淋漓的大筆潑墨寫意荷葉,時而謹慎入微的細毫工筆紅鯉,揮毫之身姿突左突右突上突下,突迅疾,突遲緩,突信馬由韁,突凝視沉思,如同表演的舞者,吟唱的歌人。作畫中的馮小明完全到瞭物我兩忘之境,像一匹脫韁的野馬馳騁在一望無垠的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