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ahgxs'></ins>
<i id='ahgxs'><div id='ahgxs'><ins id='ahgxs'></ins></div></i>

<span id='ahgxs'></span><dl id='ahgxs'></dl>
    <fieldset id='ahgxs'></fieldset>
    <acronym id='ahgxs'><em id='ahgxs'></em><td id='ahgxs'><div id='ahgxs'></div></td></acronym><address id='ahgxs'><big id='ahgxs'><big id='ahgxs'></big><legend id='ahgxs'></legend></big></address>

    <code id='ahgxs'><strong id='ahgxs'></strong></code>

        1. <i id='ahgxs'></i>
        2. <tr id='ahgxs'><strong id='ahgxs'></strong><small id='ahgxs'></small><button id='ahgxs'></button><li id='ahgxs'><noscript id='ahgxs'><big id='ahgxs'></big><dt id='ahgxs'></dt></noscript></li></tr><ol id='ahgxs'><table id='ahgxs'><blockquote id='ahgxs'><tbody id='ahgx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hgxs'></u><kbd id='ahgxs'><kbd id='ahgxs'></kbd></kbd>
        3. 蛇大仙

          • 时间:
          • 浏览:5

            扶溝縣關於大蛇的傳說有很多,我也講一下我聽到和看到的幾個關於蛇的故事。

            1

            西塔寺街最西段有個西塔寺,埋瞭很多老墳,過去八九十年代的時候,全是土墳,墳地裡千瘡百孔,不知道被什麼動物鉆的到處都是大窟窿,這些窟窿一般有碗口粗,輾轉婉延,不知道通向哪裡。有人說,這些洞都通入墳裡面,鬼魂就從這裡進出。也有人說這是蛇打的洞,也有就是別的小動物打的。

            寺裡以前有一個塔,紅磚蓋的,有幾十米高。在九四年左右,不知道為什麼要把這個塔炸掉。

            炸的時候,是在晚上,天剛剛黑的時候。縣裡派人在塔基埋瞭炸藥,提前把人趕到安全地方。當天晚上,整個西塔寺周邊,橋上,小清河岸邊,簡直就是人山人海,全是看熱鬧的人。後來,人群裡傳開要炸瞭,要炸瞭。

            剛傳瞭不大會兒,隻聽見轟隆一聲,幾十米高的塔就歪倒在地上瞭。

            我剛反應過來,就聽到有人大喊:“快,搶塔基下的寶貝哪!”

            然後人群受到鼓舞,瞬間都朝塔基湧去。

            我那時候年紀並不大,擠不過這些人,所以就沒有湊熱鬧,看瞭一會兒就回傢瞭。

            第二天早上剛起來,院子裡就傳來瞭,說是針織廠的某人昨天晚上在塔基碎磚堆裡撿到瞭一張蛇蛻,說是有幾十米這麼長,就擺在後院廠房門口。

            我聽他們這樣說,就趕忙朝後院跑去。到瞭地方,人們早已圍的水泄不通。我好不容易擠到前面,看到那人正拿著蛇皮,把那蛇蛻嘴巴拉開,把自己的頭放瞭進去。再看那蛇身,從廠房門口,一直拖到第三間廠房的尾部。這樣看來,足足有三四十米長!

            蛇皮很完整!

            人們都說,這肯定是蛇仙在塔下修行,留下的蛇蛻。這次塔被炸瞭,這大仙不知道去哪兒瞭,會不會回來呢?這件事針織廠的人幾乎都知道,有興趣的可以問一下針織廠的人,九零後的就不要問瞭,那時候他還沒出生呢。

            2

            我在上學的時候,聽縣裡人這樣講。說是有一天下大暴雨,還打著閃電。西塔寺裡有個地方,被閃電擊中瞭,打斷瞭一棵松樹。後來,從斷樹的地方,一個老墳邊上的土洞裡躥出來一條大紅蛇,一條大青蛇。

            這兩條蛇從墳裡鉆出來後,就離地兩米多,不挨地面的飛行,直接飛到瞭小清河裡,然後順著小清河朝東遊去,它們在水裡扭動著身體,昂著頭,就像兩條龍一樣,遊得飛快,看起來大的有三四十米長,小的也有十幾米。

            有好事的人,就冒著大雨,沿著清河岸,跟著它們跑,一邊跑還一邊喊路上的人看。

            就這樣,蛇在前邊跑,人在後邊跟。當然是蛇快,可是人也不慢,死死的追著看熱鬧。

            據說,蛇遊到清河閘的時候,正趕上清河閘的水閘泄完水,正在關閘門,那條大蛇遊得快,鉆瞭過去,遊到瞭閘的東邊。而那條小蛇,在過閘的時候,剛好被閘壓著,壓成瞭兩段兒。

            再後來,大蛇一直沒有出現過,而小蛇的半個身體浮出來之後,不一會兒就沉在水裡瞭。

            相傳,動物在到達一定年歲的時候,就開啟瞭心靈,自已懂得怎麼修練瞭。所以很多動物都能修練幾百年,甚至更多時間。修行到瞭一定的程度,就可以成仙。然而成仙是一種逆天的行為,天會給這些修練的精怪一些劫難,置其於死地,但,若是躲過瞭這些劫難,就可以成仙瞭。這個躲難的過程就叫渡劫。

            3

            傳說,傢蛇(住在傢裡的蛇,不出來嚇人,也不傷人,在扶溝的一般是紅色的花紋)是傢仙。如果傢裡住進瞭蛇,是好的象征,一傢人就會平安無事,健康長壽,凡事順心如意,不愁吃穿瞭。

            以前有一位老婆婆,有兒有女的,但是沒有人願意養她。把她扔在野外搭的小泥草房裡。不要說電燈瞭,煤油都沒有。小草屋的門是用樹枝編的,堵在門口。屋裡擺瞭一堆土塊兒,上面棚個木板,就當是床瞭。鋪的蓋的自然也是又臟又舊的。

            小屋裡放瞭一口水缸,一口面缸。一個泥鍋灶上邊擺著一個爛黑鐵鍋。碗隻有一個,也是破瞭口的。筷子就沒有瞭,用的是高梁桿兒。

            老婆婆這幾個不孝子女很久才送一次面過來,送來後就放在面缸裡。水需要老婆婆借別人的桶從村裡井裡打。至於油,那自然是沒有瞭。鹽,一年才送來一斤。

            老婆婆每天隻吃一次飯。很多時候都是把面和成稀飯來喝。餓得急瞭,就拿麥桿兒擦擦鍋。和一塊兒面餅,放到鍋裡做餅吃。日子苦得沒法說。可就是這樣,往往面還不夠吃的。老婆婆經常要餓著肚子去地裡挖可以吃的野菜,野草。

            過瞭幾年,老太太感覺面似乎夠吃瞭,因為連著吃瞭幾天的餅瞭,面缸裡的面好像還沒有少。

            老婆婆心裡感到疑惑,就故意把面全部舀出來,裝在口袋裡帶走瞭。到瞭晚上回來的時候,打開面缸,面缸裡的面竟然滿瞭。

            老婆婆以為有好心人暗地裡幫她,所以就不再天天喝稀飯瞭。

            這一天,面又快沒有瞭,她就出瞭門。這次沒有走遠,就藏在門外的亂草堆裡。

            到瞭中午,也沒有見到有人去送面。於是,她就回傢準備做飯。到瞭屋,掀起缸蓋兒,看到一團紅的東西趴裡面上,再仔細看,是一條大紅花紋的蛇!

            那蛇盤在缸裡,缸裡的面已經到缸的中間位置瞭!

            她才明白,這是傢蛇在幫她。

            還有一個事情:扶溝縣城西邊某地方,有一位老太太偶爾在鄰居傢看到一條兩米長的大蛇,大驚之下,竟把大蛇打死瞭。大蛇當時正在蛻皮,蛇皮還有一半兒沒有退掉,所以虛弱的很,沒有什麼攻擊力。

            打死大蛇之後沒多久,這位身體一向健康的老太太竟突然死瞭。

            那戶有蛇的人傢,自從傢蛇被打死後,做什麼事兒都不順心。過瞭沒多久,主傢也去世瞭。

            蛇有靈性,是大仙,無端殺死大蛇的人,往往都會暴斃或是黴運不斷。